龟船与铳筒–《旅游随笔之三:韩国的博物馆缺乏真实》附件

《旅游随笔之三:韩国的博物馆缺乏真实》一文发出后,有读者反应原文图6中的战船与火炮有历史文献依据,所以不算造假。这个论点是错误的,因为历史文献的内容也可以是假的,而且东亚历史文献经常造假。造假,就应该被指出并受批评,不管造假者是现代人还是古代人。

原文图6中的战船叫“龟船”,是韩国战争纪念馆根据1795年出版的《李忠武公全集》中的一张图复制的。历史原型是16世纪末“万历朝鲜战争”中朝鲜抵御日本入侵时使用的战船。最原始的历史记录来自朝鲜大将军李舜臣在1592到1598年之间的私人日记《乱中日记》,其中有一段语焉不详的关于龟船的纯文字描述。

图11 这两幅图出自1795年编辑的《李忠武公全集》,是现存最早的龟船图像。左图描绘的是15世纪初的龟船,右图描绘的是16世纪末李舜臣的军队建造和使用的、改进后的龟船。韩国战争纪念馆中的那个龟船模型,就是根据右图复制的。图片来自英文版维基百科。

朝鲜历史文献与中国历史文献类似,不重视科技工程问题。朝鲜关于万历朝鲜战争时期的记录,都没有关于龟船或船上火炮的细致描述,更没有完整的图像资料。作为这方面最重要的原始资料,李舜臣的《乱中日记》里只强调龟船头有个很大的龙头,龙头里藏着火炮,并没有更详细的介绍。李舜臣的侄子、也是战争的目击者,曾含糊地记载,龟船顶甲板上有甲片。

战争纪念馆中的龟船模型,历史依据是1795年编辑的《李忠武公全集》。从1590年代到1795年,大约过去了200年。1795年的朝鲜作者不但与今天的人们一样没有见过原物,对船舶和航海的知识可能还不如现在的中学生。他按造200年前的只言片语画图,并不比今天中学生的臆想更真实可信。现代学者们注意到了这点,比如研究龟船的权威学者朴惠一(Hae-Ill Bak)指出,《李忠武公全集》中的龟船图是“文人的画作,欠缺现实感”、“与(原始)文献记载一比较,就引发了更多问题” 。例如现代龟船模型上都布满了带倒钉的“铁甲”,被认为是龟船最重要的特征之一。但是朴惠一认为,不存在有力的证据表明历史上的龟船有铁甲[1]。

现代西方学者指出,如果有铁甲,每一艘龟船至少需要6吨铁,而朝鲜当时造铁很少,造火炮都不够用,不会拿出那么多铁为龟船做甲片[3]。在1860年代,中国的第二次鸦片战争之后,法国人试图打开朝鲜大门,与朝鲜军事对峙。大敌当前,朝鲜朝廷曾下令复制古代铁甲龟船,但造出的船根本不能浮起,复制失败[2]。这从侧面证明,朝鲜古书上的龟船图样不可信。

原文图6中的那门火炮,历史原型是万历朝鲜战争中龟船上的铳筒。历史文献中没有它图片,也没有详细的文字记录。朝鲜历史文献只是很零星地提到过它,但是没有讲到它的结构,而只是讲到它们吉祥伟大的名字,比如“天”、“地”、“玄”、“黄”、“胜”等,并说它们发射“火矢”而非炮弹[1]。同时代的日本战争记录里讲到朝鲜龟船发射“带火的大箭”,也没有讲到火炮或“带火的大箭”的具体样子或结构。所以纪念馆里的火炮模型,比龟船还要更缺乏历史依据,可以说完全是现代人的臆想。比如我发现,图6中那个火炮模型里的箭形火矢根本没有装燃料或点火的设计。

真就是真,假就是假,其实很简单。普通人都能分辨,不需要特别博学或高智商。没有偏见的成年人,看到韩国战争纪念馆里的龟船和铳筒,很容易就看出虚假,即使不熟悉朝鲜历史。但是很多韩国成年人,接受了完整的教育、积累了丰富的社会经验,反而看不出来了,因为正是学校教育和社会熏陶蒙蔽了他们的眼睛。他们被灌输无条件的爱国主义,就是把国家看得高于真实与正义。他们相信韩国因为历史悠久所以伟大,不懂得一个民族是否伟大,正义与真实最重要,历史长短不那么关键。他们看到龟船和铳筒等模型,就萌生起民族自豪感。按照韩国流行的社会标准,他们觉得这种感情很高尚,心里就爽,也就不深究真伪了。这种情况就是“为尊者讳”的具体表现。这个大原则沁入韩国政府和一般人的骨髓,让他们为感情与政治堂而皇之地撇开真实。不但韩国如此,中国和其他东亚国家也类似,而且经常比韩国更严重。东亚人不辨真伪,因为他们信奉的思想错了。去伪存真是智慧,真假不分是愚昧。在这方面,东亚传统思想没有让人变得更智慧,反而让人变得更愚昧。

注释:

  1. Hae-Ill Bak, January 1977, “A Short Note on the Iron-clad Turtle Boats of Admiral Yi Sun-sin,” Korea Journal 17:1
  2. Turnbull, Stephen: Samurai Invasion. Japan’s Korean War 1592-98 (London, 2002), Cassell & Co ISBN 0-304-35948-3
  3. Hawley, Samuel: The Imjin War. Japan’s Sixteenth-Century Invasion of Korea and Attempt to Conquer China, The Royal Asiatic Society, Korea Branch, Seoul 2005, ISBN 89-954424-2-5

本文的主要网上地址,包含读者评论:

https://www.lyz.com/trip3-korea-addendum/

https://bbs.wenxuecity.com/travel/611232.html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57482/201909/17380.html

http://blog.creaders.net/u/13147/201909/356972.html

http://my.cnd.org/modules/newbb/viewtopic.php?viewmode=flat&order=1&topic_id=98345&forum=2

6 Comments

Justin 2020年4月4日 Reply

Hey there 🙂

Your wordpress site is very sleek – hope you don’t mind me asking what theme you’re using?
(and don’t mind if I steal it? :P)

I just launched my site –also built in wordpress
like yours– but the theme slows (!) the site down quite a bit.

In case you have a minute, you can find it by searching
for “royal cbd” on Google (would appreciate any feedback) – it’s still in the works.

Keep up the good work– and hope you all take care of yourself during the coronavirus scare!

骆远志 2020年4月5日 Reply

Theme by Anders Norén

Ting 2020年6月20日 Reply

我理解的韩国人大概不会太在意真实。但如果说他们是一群造假者,又决不是:韩国大概从没出现过太多假冒伪劣产品。只是他们不太介意理想愿望和真实性的界限。想想2002年世界杯上他们战胜意大利,还有其他很多主场比赛的花蕠就多少能理解他们了。

Albert 2020年8月5日 Reply

Keep this going please, great job!

Nicole 2020年8月17日 Reply

Having read this I thought it was extremely informative.
I appreciate you taking the time and effort to put this information together.
I once again find myself spending a lot of time both reading and
posting comments. But so what, it was still worthwhile!

Melissa 2020年8月19日 Reply

Thanks for your marvelous posting! I genuinely enjoyed reading it, you could be a great author.I
will always bookmark your blog and definitely will come back
very soon. I want to encourage you to ultimately continue your great posts, have a nice evening!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