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俗讲解为什么马克思主义错了

一 马克思主义回归

最近一两个星期,国内的各大权威媒体,包括《人民日报》、《求是》、《新华社》等,都头版刊登习近平总书记五年前的一篇内部讲话《不断开拓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新境界》,并要求从中央到基层,全党都要开展相关学习。文中强调,“现在各种经济学理论五花八门,但我们政治经济学的根本只能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而不能是别的什么经济理论”。这件事标志中共治国思想左转,正在抛弃改革开放后实际采取的西方市场经济理论,重拾毛泽东时代的马列主义政治经济学。

我们这代人,青少年时经历了马列主义经济学在中国造成的至贫至弱,中青年时经历了中国抛弃它以后引发的经济腾飞,按理说应该对它有深入骨髓的理解。但是可惜的是,绝大多数人,包括绝大多数知识分子,还是糊里糊涂,并不懂得它到底错没错、错在哪,所以小富的日子刚过了没几年,这套理论竟然要回归,而且没有什么人严肃质疑或反对,让人不禁叹息。

二 理论错误

其实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基本理论并不复杂,错误也很明显,但是在中国思考这类国家根本问题有政治风险,一般人不敢想,更不敢与人讨论,所以理论再简单、错误再明显,大多数人还是看不懂。经济学属于我博士期间的专业,我又经过商,所以自觉有责任向朋友们解释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到底错在哪儿。这篇文章只求用简单的语言讲关键点,不求面面俱到。

马克思劳动价值论认为,在公司里只有第一线工人创造价值,资本和资本家不创造价值,是寄生虫和吸血鬼,所以工人阶级需要通过暴力革命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剥夺他们的财产,建立共产主义社会,这就是马克思暴力革命理论。在共产主义社会里,工人阶级掌权,资产阶级的权利都要被剥夺,整个阶级都要被消灭,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理论。

劳动价值论是马克思主义的基础。马克思主义的很多其他理论,包括暴力革命理论和无产阶级专政理论,都建立在其上。劳动价值论强调资本和资本家“完全”不产生价值。假如承认资本家还有一点价值,整个马克思主义思想体系就会站不住脚。道理很简单:

  1. 如果资本对生产有一点价值,那么到底是多少价值?怎么衡量?马克思没有答案。西方传统经济学认为,公平的市场通过价格衡量每一件商品的价值,包括资本的价值。所以资本家的价值就是他在公平市场中得到的回报,常见的是股价和分红,除非市场被歪曲,比如存在欺诈行为。但是马克思不接受市场作为衡量价值的标准,又把资本与劳动分割看待。他的劳动价值论只适用于衡量劳动的价值,不适用于资本。马克思完全没有衡量资本价值的标准,所以只能简单粗暴地认为资本没有价值、或价值为零。
  2. 如果资本还有一点价值,就说明资本和资本家为社会做了贡献,那么主张杀掉或消灭资产阶级的暴力革命理论、主张完全剥夺他们财产和权力的无产阶级专政理论、以及完全排除他们的共产主义社会构想,都失去了道德基础,也不合逻辑。无产阶级里当然也有人劳动多、贡献多,有人劳动少、贡献少。不能因为一个人劳动少就杀掉他、或剥夺他的所有权利。同理,资本家有贡献、但贡献少,也不应该被杀或被剥夺所有权利。如果资本家只是获利太多、超过他的贡献,那么可以通过社会改革,比如改变税收制度来解决,而不应该因此不让他们生存。

图1. 左图是《资本论》中文版前三卷,不包括第四卷《剩余价值理论》。 很多中国知识分子读过马克思的经典著作《资本论》,被它艰涩的语言,浩瀚的篇幅震撼,于是心里涌上崇拜感。其实一套学说是否科学,只在于它是否真实和符合逻辑。真正的科学理论需要概念明确、逻辑推理清晰,所以语言越简练、越平白才越好。右图是《资本论》网红讲师的讲稿摘录。马克思的很多关键思想后来被现实证明错误。比如他认为,商品价值量由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而社会必要时间是在社会平均的劳动熟练程度和劳动强度下制造商品需要的时间,也就是社会平均劳动时间。假设一条街上有3家豆腐坊,每家都按同样条件雇工,每家的产能都足够供应整条街。第一家做每块豆腐需要1分钟,合计成本1元钱;第二家需要2分钟,成本2元钱;第三家需要3分钟,成本3元钱。马克思认为做豆腐的价值,也就是社会必要时间,是社会平均劳动时间, 是2分钟,合计2元钱。但实际上由于市场竞争,只有第一家豆腐坊会存活。社会只承认最优化生产所需要的劳动时间,就是每块豆腐用工1分钟、成本1元钱,而不是平均劳动时间。社会奖励最优比奖励平均更有利于发展。马克思在这样基本的问题上思考得太粗糙,经不起推敲。

从马克思到今天的中共,都强调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任何科学体系都必须接受现实的检验,劳动价值论却通不过这样的检验。我们每个人都与一些公司有密切关系,比如每天去商店买东西、自己和家人在公司里打工、或在公司里投资或入股。中国改革开放已经40余年,绝大多数老百姓对“经商”、“开公司”等典型资本家行为并不陌生。现实中大家都懂,资本和资本家对公司运行、对社会经济,都作用巨大,绝不是零。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理论的一个最基本论点,劳动价值论违反事实,那么基于它之上的整个理论大厦就坍塌了,就这么简单。

图2. 苹果CEO库克与IPHONE生产线上的工人。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认为,只有像这位女工那样的一线工人创造价值,所有工程师、管理人员、和出资方如库克,都不创造价值,都是寄生虫和吸血鬼。而事实上,苹果工厂里的工人大概都切身懂得,如果没有工程师、管理人员、或出资人,IPHONE根本不会存在,工厂也无法生产。传统马克思主义理论视工程师和管理人员为小资产阶级,与资本家一样不创造价值。因为如果承认他们创造价值,就需要承认脑力劳动和决策判断活动创造价值,就会自然延伸到投资人也是脑力劳动,也有决策判断活动,也创造价值,于是马克思主义把劳动与资本对立、让无产阶级仇恨资产阶级的基本论点就不成立了。在毛泽东时代的中国,知识分子一直被认为是小资产阶级。改革开放之后,有人提出为党工作的知识分子属于无产阶级,但争论不止。邓小平本来有点怀柔,支持把知识分子归类成无产阶级,但是六四后他对知识分子怨恨加深,不再讲这个话题。

三 马克思主义是政见,不是科学

马克思出生和成长在19世纪的普鲁士王国。那时德国还没有成立,德意志各地正处在资本主义初期,大量贫困农业人口脱离土地,进入工厂工作,状况类似于1980、90年代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当时的新兴工业品,比如机织布、机械工具、机加工食品等,备受欢迎,让敢为人先的资本家们迅速富裕起来。同时由于很多人争抢数量有限的工业就业机会,造成无专业技能的劳动力价格被压低,阶级之间贫富差别巨大,于是工人运动如火如荼。

马克思时代的西欧与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有一点非常不一样,就是西欧工人享有更多公民权利。西欧各国政府控制工人的能力远比不上中国政府,西欧工人运动的政治能量远大于中国工人闹事,经常导致社会大变革,甚至革命。比如西欧工人经常有枪,可以公开或半公开地组织和维持军事化的工人纠察队,可以控制工人聚居区,有时连警察和军队都很难进入。西欧法庭把工人与资本家置于大致平等的地位。在政治上,西欧工人有支持自己的议会议员,也有同情工人运动的贵族和知识分子群体等。十九世纪西欧工人拥有的政治力量,今天的中国工人无法企及。

图3. 上左图是广东工人示威;上右图是防范他们的警察。一眼可见,双方装备悬殊,示威工人不可能得胜。下左图是1830年法国革命时的工人及市民,历史图画;下右图是1871年法国巴黎公社期间的工人及市民,历史图画。在这两次法国革命中,老百姓都有枪,虽然军警装备更好,但双方的差距并不那么大。在1830年大革命之后,法国政府并没有“吃一堑长一智”,收缴民间枪支。那个时期的法国政体基本上是君主专制,政府权威在西欧各国中算比较大的。但是作为社会底层的法国无产阶级手里还有抢,这在中国不可能。归根结底,这种差异是基于文化。基督教认为,即使最底层的人也与王公贵族一样,都是神的孩子,灵魂平等。这样的西欧文化赋予他们的底层工人很多政治权利,中国工人几乎无法想象。

马克思成长和活跃的时期,正是西欧社会各方面突飞猛进的时代,变化既多又快,让人眼花缭乱。拿破仑战争对欧洲的震撼开始衰退,德意志各邦逐渐靠拢、准备建国,工业革命席卷欧洲,工潮与社会变革不断,科学技术日新月异,新哲学思想与政治观念也层出不穷。马克思是个非常聪明和前卫的知识分子,醉心社会和政治活动,不满足于只做学问。他曾写道,“哲学家只是用各种方式解释世界,但是重点是改变世界”。他梦想投身于“人类历史上最后的革命”,就是无产阶级推翻资本主义制度的革命。

基于这样的政治梦想,马克思主义从一开始就是支持社会矛盾中的一方、反对另一方的政治檄文,而不是站在中立角度、以事实和逻辑为基础的科学。作为政治纲领,支持己方、把敌人描写得一无是处,倒也无可非议,但那绝不是科学。马克思的时代,属于理性时代的尾声、工业革命的初期,新科学技术正快速改变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所以全社会崇尚科学,精英阶层言必称科学。马克思不能免俗,努力把自己的学说贴上科学的标签。这本质上是一种噱头,目的是扩大社会影响力。他的自我标榜后来被苏联继承,又传沿到中共。近200年过去了,今天的很多中国知识分子还以讹传讹地以为马克思主义是科学。

图4. 马克思、恩格斯与工人运动分子在一起,1864年第一国际期间,历史图画。这些工人运动分子,每天都要面对街头的军警和其他派系的棍棒,迫切需要一套能够鼓舞人心、壮大自己派系力量的政治纲领,而不是内容艰深、充满自我怀疑的科学原理。马克思主义之所以在众多思想流派中脱颖而出,被西欧工人运动选为政治纲领,并最终流传到中国,是因为它的政治功效,而不是因为它的科学性。其实古今中外的革命纲领都类似,比如东汉黄巾起义的口号是“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神似马克思主义的关键内容“资本主义垂死挣扎,无产阶级要当家作主,世界革命即将到来,共产主义一定要实现”。马克思主义采用很多新鲜词汇,比如“阶级”、“革命”、“共产主义”等,但其内容本质与两千年前的黄巾军口号差不多。政治纲领必须激励人心,就需要走极端路线,就顾不上客观与真实了。马克思主义就是这样的政治纲领。它把阶级斗争看成社会发展的最根本动力,把阶级之间的仇恨看成人的最高感情,高过基督教推崇的爱,也高过儒家倡导的忠孝娣。俄罗斯和中国等地的马克思主义者,实实在在地把这种疯狂的意识形态付诸行动。他们以阶级斗争为名,朋友变成敌人、兄弟相残、夫妻反目、父子成仇。马克思主义就是19世纪西欧最极端的思想流派,为夺权而无所不用其极,早就偏离了科学性。

四 修正主义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错误很明显,早就有人看到了,但是绝大多数中国人并不知情,主要原因是中共采用的马克思主义,是极端的列宁-斯大林-毛泽东分支。它把马克思主义的其他支派都批判成“修正主义”,用政治高压手段禁止一般人接触和学习。比如在1950年代,大批民国时期的马克思主义者被打成“托派分子”,然后被整、被定性成右派、被发配到夹边沟劳改营等。中国人从此不敢自由理性地讨论马克思主义,只能听从官方的诠释。

一般老百姓从历次政治运动中听说过一点关于“修正主义”的皮毛,包括1920年代苏联的托洛茨基主义、就是托派,或1950、60年代南斯拉夫的铁托道路,或刘少奇和邓小平的路线等。其实这些“修正主义”都是共产党取得政权后,党内当权派为打倒政敌给对方贴的标签。这些被打倒的派系,其政见只与当权派稍有不同,经常并无大区别。比如托洛斯基在与斯大林争权的斗争中强调自己是正统;铁托不想被苏联控制,政策上有点特立独行;刘少奇本想在毛泽东之下唯唯诺诺以保命,但还是被毛整死。这些被批判的共产党政客们并没有发展出完整理论,所以谈不上什么主义。

真正指出马克思错误的“修正主义”,产生在资本主义的西方。伯恩斯坦是最著名的代表人物。他比马克思年轻大约30岁,个人背景与马克思非常相像,也是生于普鲁士王国的自由派犹太家庭,从小好学,热衷政治。他年轻时结识马克思与恩格斯,并成为好友,后来进入政界,成为德国社会民主党议员、社会活动家、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伯恩斯坦同马克思一样,也是政治家,不是以客观态度看待世界的科学家。他的思想在本质上也是政见,算不上科学。

伯恩斯坦是坚定的社会主义者,要求更平等地对待劳工,但是否定了几乎所有中国人熟知的马克思主义核心观点。伯恩斯坦认为,全面公有制会让人变懒,滋生官僚主义,使官僚阶层变成新的剥削阶级;无产阶级专政违反人道原则,将是新的专制制度;工人阶级剥夺资产阶级的财产与权力,将制造出新的不平等,最后自己的权利也得不到保障,等等。理论上,他指出了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很多缺陷,否认资本主义必将灭亡。伯恩斯坦支持自由精神和人道主义,支持自由贸易,支持殖民主义,支持犹太人和同性恋等社会少数群体的权益。他崇尚民主,认为无产阶级维护权益的最重要武器就是民主,主张在资本主义宪政民主的框架内、通过议会斗争实现社会主义。他不支持马克思的暴力革命理论,提倡对资本主义渐进改革。

图5. 伯恩斯坦(1850-1932)语录,“(在现有资本主义制度下)社会财富增加,并没有使财富越来越集中在少数大资本家手里,而是产生了数量越来越多、财富有多有少的资本家”。伯恩斯坦否定了马克思的“资本主义必将让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富者越富、贫者越贫,阶级矛盾激化”的观点。

马克思主义后来在俄罗斯和中国等地成功夺取政权,但是夺权成功并不代表它正确。共产党掌权的国家都陷入政治独裁、经济停顿或崩溃、社会窒息的局面。这些国家里的工人阶级,从政治权利到经济生活水平,都远逊于同时期的资本主义国家。二十世纪共产党国家普遍遭遇的大问题,半个世纪之前的伯恩斯坦等人都预见到了。马克思主义理论的错误很明显,预见它们并不很困难。当年思想类似伯恩斯坦的人还有很多,在马克思的故乡德国就有考茨基、倍倍尔等,只是伯恩斯坦较其他人更注重理论。列宁-斯大林-毛泽东这支马克思主义极左派敌视伯恩斯坦,称其为“从内部篡改马克思主义的资产阶级修正主义者”,并骂他是“叛徒、工贼”等。

图6. 伯恩斯坦和考茨基,1910年。他们同为德国社会民主党大佬,改良派社会主义运动的先驱。他们都致力于在资本主义民主制度下增进无产阶级权益、最终和平实现社会主义,而不追随马克思的暴力革命主张。两人都是恩格斯的好友。遵循恩格斯遗嘱,考茨基整理出版了《资本论》第四卷《剩余价值理论》,所以在世界各地的马克思主义者心目中,考茨基有崇高地位。他谴责列宁在苏联的独裁路线。列宁激烈抨击伯恩施坦与考茨基,但对后者相对留情。列宁称伯恩施坦为修正主义者,称考茨基是中间派、教条主义者。

五 总结

在每日生活中,雇工与雇主经常朝夕相处,呆在一起的时间甚至超过家人之间。在家庭里,兄弟姐妹中可能有的打工、有的开公司,都是谋生,只是方式不同。很多人的一生,在职业生涯前段为老板打工,后段自己做老板。工人阶级和资产阶级相互配合、相互依靠、谁都离不开谁,是天然的兄弟关系。但是马克思主义却认为,资产阶级毫无益处,工人阶级应该仇恨他们,并且要拿起武器抢掠他们的财产,杀掉他们。按理说,每一个听到这套思想的正常人都应该惊叹,“这是胡说八道、野蛮残忍的想法!”但是悲哀的是,在亿万中国人中,没有几个人看懂这么明显的荒唐,更少人敢于指出这个荒唐。独裁体制下的大众真是愚昧啊!

几十年前,中国曾疯狂追随马克思主义,为此扼杀了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稚嫩的民主体制,也砸烂了传统的孔孟之道,结果是老百姓极贫、国家极弱。一个民族在现代化过程中犯错误,倒也并不少见,也许还情有可原,但是在短时间内犯两次同样的错误,就将天理难容了。我们这代人亲历了马列主义的恶果,也享受了资本主义在中国造就的经济腾飞,现在却要目睹国家重新回归马克思主义,实在是让亲者痛!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就是要为大家讲清楚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中简单而关键的错误。

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七日 于美国家中

电邮:[email protected] 博客:https://www.lyz.com

注释

习近平2015年11月23日,不断开拓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新境界,《求是》08/15/2020,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leaders/2020-08/15/c_1126371720.htm

百度百科,马克思劳动价值理论,https://baike.baidu.com/item/%E9%A9%AC%E5%85%8B%E6%80%9D%E5%8A%B3%E5%8A%A8%E4%BB%B7%E5%80%BC%E7%90%86%E8%AE%BA

卡尔·马克思,《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Theses on Feuerbach”,写于1845年,出版于马克思死后的1888年

Eduard Bernstein, Evolutionary Socialism: A Criticism and Affirmation, Random House, 1961, trade paperback, ISBN 978-0-8052-0011-9 (成稿于1899)

主要网上地址

包括关于本文的读者讨论

https://bbs.wenxuecity.com/rdzn/4509294.html

https://bbs.wenxuecity.com/currentevent/2246027.html

https://blog.creaders.net/u/13147/202008/382848.html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57482/202008/36177.html

http://my.cnd.org/modules/newbb/viewtopic.php?viewmode=flat&order=1&topic_id=99816&forum=2

3 Comments

Ting 2020年9月2日 Reply

我看了您与Carlyang的讨论,因为一直无法注册成功文学城,所以只能在这里说点粗浅的想法。Carlyang说马克思有其合理的地方,我觉得这个看法很容易理解,也应该是对的,站在100多年前的时代背景里,其理论反映了当时社会现状,并试图提出方法改善,这应该是它能被众多人接受的原因吧,Carlyang反复说的就是这个。而您对马主义的厌恶一一恕我直言,看了文章体会不出但看了讨论只能这样认为了一一是源于采用了这种理论后所造成的灾难。您对这种灾难的无法容忍,映射到对这个理论的完全拒绝,所以这里有些偏差。很大程度上在这个讨论中,您不是在讨论这个理论本身,而是在看着它生灵涂炭的罪恶的阴影而对理论进行一种控诉问罪。这没有什么不合适,但您文章却是说理论上的正误为内容,所以如果说是跑题偷换概念,也是符合事实的。马克思主义,同意您所说的,更多是一种政见。它造成的灾难,是归罪于马本人,还是马克思的理论,应该都不合适,只能归罪于拿着这个理论为幌子,夺取权力,占据权力的人:从列宁到斯大林,更不用说毛了,毛有没有看过资本论都该是值得怀疑,这些人只是把马的理论做为道具,是他们夺权的化皮,根本没有马克思主义中逻辑与事实的部分,而一部分暴力手段被无限放大。所以这个理论有能成功的可能并大有市场的,只能是东亚皇权意识根深而又文化程度低的个别地区。正如毛说的,重要的是民族性格。这一点也许是在俄国也成功了的因素吧。打着马克思主义的旗号,没把一个人送天堂反送无数人入地狱的列宁,饿死人整死人无数的毛,还有红色高棉和金家,如果说这是马克思主义的错,那也太抬举这些人了,他们应根本不懂马克思的理论。即使马克思主义中有容易被恶用的部分,这部分与其说是做为一种理论,倒正如您说的是政见,没什么对错了。而马克思主义中涉及到逻辑与哲学的东西,那如果一百年后我们发现他一部分甚至完全错了,也不奇怪。毕竟是百年后的事了。百年前有很多人拥抱它自有其合理性其影响己发挥了不可挽回了,而如今用今天的认识去否定它,意义应该不大。

骆远志 2020年9月2日 Reply

谢谢你的问题。

你的归纳是不对的,而且不对的根本原因与Carlyang类似,就是自己内心思想完全是马克思主义的,所以跳不出来。
我文中讲到,马克思的基本思想有错误,这些思想错误造成了后来的生灵涂炭,而不象你说得,因为造城生灵涂炭,所以人们才发现它的错误。
马克思的思想错误方方面面,有简单有复杂。简单的如我在文中举的例子。他认为价值是由社会“平均”劳动时间决定,而事实上是由社会“最优”劳动时间决定。
复杂的,如伯恩斯坦指出的,马克思要消灭资产阶级的理论,最终会产生新的剥削阶级,最后无产阶级自己的权益也会受损。
马克思的根本错误,我指出是他认为,人类社会的根本是阶级矛盾与仇恨,而耶稣说,人类社会的根本是爱。

我提醒Carlyang,因为他自己内心深处对马克思主义、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认同或同情,让他对马克思主义明显而简单的错误视而不见,或大事化小,或自己对自己模糊敷衍。
希望对你也有帮助。

Ting 2020年9月8日 Reply

我对马克思主义没什么研究,而且从小在学校学的那些东西,与其说是多多接受倒不如抗拒居多一一国内的添鸭式教育的实情您也应清楚,所以谈不上这种思想在包括我,Carlyang等众多认为马克思主义有点道理的人是受其害太深所致。经济理论更不用说政治思想,是对是错没有定论,再加上时代背景。家我们没过饥荒年代太概不会知道粮食有多重要。Carlyang倒是反复在求证和理论,而您却早早地放弃,放弃了您的Truth和Logic,早早地以信仰定断。从这个角度上说比起论题本身,他对您论述过程的一些指摘,更"正确"一些。如果您早有结论,那么就不太有必要形成这个文章来服人,只要口号可能就够了。说个笑话,看到这句话时"克服这样的错误旧思想,不靠信仰,你还能靠什么?",我联想到的是那句"八亿人口不斗行吗"一一请一定不要误解,这确实是我当时想到的。靠信仰克服错误是不可理解的,信仰也不是天生就有一成不变的。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