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懂这次美国总统选举

A. 跨国公司的视角

几天前《纽约邮报》释出重大新闻,揭露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家族的疑似贪腐问题。更令人惊讶的是,这篇报道迅速被Twitter和Facebook在网上屏蔽,理由是原始信息来自骇客行为。支持川普的共和党议员们马上反驳说,媒体曾报道“俄罗斯文件Steele Dossier”和“川普税表” ,内容不利于川普总统,同样源自骇客行为,后者更是非法获得, 但Twitter和Facebook从未屏蔽。媒体必须公正,而这两家互联网巨头公然偏袒拜登反川普。它们偏心程度之严重,在美国总统选举史中前所未有。

此事在美国政坛引起轩然大波,影响还远没有结束,还将有更多后续事件发生。很多朋友表示惊讶和愤怒,但是还未见人讲清楚Twitter和Facebook行为背后简单而重要的政经原因。这套原因不仅影响Twitter和Facebook,也同样影响着从硅谷到华尔街、从底特律到好莱坞的成千上万家美国大公司。它决定了当前的美国政治大局,在可预见的未来也将继续主导美国政治的发展,所以值得探讨。

以Twitter公司为例,它是全世界最大的互联网社交媒体之一,资本雄厚,社会影响力巨大。它拥有超过13亿账号,大约3.3亿活跃用户。其中美国用户大约6200万,在各国中最多,但还不到全世界总用户数的五分之一。试想如果你是Twitter的总裁,坐在加州三番市的办公室里考虑公司未来,你会怎么想、怎么看待美国政治?你会发现,

  • Twitter在美国市场已经饱和,美国对于Twitter的未来不再那么重要。类似地,Twitter在西欧和日韩等传统民主国家里也都很成功,市场也相对饱和。
  • 对于Twitter未来发展最重要的是那些欠发达的人口大国,包括中国、印度、俄罗斯、南美和中东各国等。目前Twitter在这些市场的占有率还较低。
  • 美欧日韩等民主国家都是成熟的法制国家,Twitter的言行受到法律保护。无论Twitter爱他们还是恨他们、赞扬他们还是诋毁他们,Twitter在这些国家的经济利益基本不受影响。但是中国、俄罗斯、中东等独裁国家的情况不同。如果迎合那里的当权者,Twitter就可能获得新市场,如果违逆当权者,Twitter就会被逐出市场。

面对这样的现实,Twitter总裁的想法显而易见。他只能迎合那些控制大市场的独裁者们,不惜得罪美国和其他民主国家里的政府和人民。具体讲,他会改变Twitter的言行、思想、和经营行为来取悦独裁者,然后再努力劝说民主国家的政府和人民接受自己的言行、思想、和经营行为。在美国的民主政治里,他会支持对独裁者们怀柔的候选人,并劝说大众不要与独裁者们为敌,以让自己继续与独裁者们做生意。

在这点上,众多的跨国公司都与Twitter类似,比如硅谷里的Facebook、Google、Microsoft,华尔街上的高盛、摩根大通、花旗银行,媒体业的CNN、Bloomberg、路透社,制造业的波音、3M、通用电气、通用汽车、Caterpillar,零售业的沃尔玛、Costco,娱乐业的迪斯尼、NBA、NFL,等等。它们都依靠美国社会创立并壮大、从美国赚取最多利润,但是都发现美国市场已经饱和,都希望进入中国、俄罗斯等新兴大国。为此,它们都需要赢得独裁者的欢喜,于是它们就支持对独裁怀柔的美国政治力量,劝说美国民众不要仇视独裁。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商业公司都是在法律框架内追求最大利润的机器。只要不犯法,它们做任何能赚钱的行为,不论是否违反道义或民主理念。那些不这样做的公司,成不了行业翘楚;那些不这样想的人,不可能进入大公司的高层。

图1. 上左图,NBA篮球赛前演奏美国国歌,美国职业队员们单膝跪,抗议美国黑人缺少人权。上右图,NBA篮球赛场外,准备抗议中国破坏香港人权的观众被挡在门口。法律上讲,NBA是一家公司联盟,目的是帮助成员公司赚钱。NBA正在试图打入中国市场。中国政府对香港问题敏感。如果NBA允许香港抗议者进入赛场,中国政府就可能禁止NBA进入中国,所以NBA毫无抵抗地主动屈服。但是NBA明确支持队员反对美国,宣称这是美国宪法赋予自己的权力。NBA在抗议美国时总是走在社会前列,非常极端,显得很“勇敢”。

B. 全球主义Globalism

美国人民的基督信仰和民主精神源远流长。跨国公司连同它们的利益相关者群体,为了赢得国际市场,努力在美国人民面前强调世界各地的联系、不同文化与传统之间的相通、和国际组织比如联合国的重要,事实上淡化了民主与独裁的生死对立、基督教与其他宗教包括无神论的根本不同、以及美国精神的独特和对世界的引领作用等。跨国公司散布的这套观念就是“全球主义Globalism”。现实中,如果有人指责跨国公司帮助独裁者,全球主义者们就会说,“美国也到处有压迫、独裁国家其实也有民主”,比如 Bloomberg的创始人、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布隆伯格就说,“习近平不是独裁者”、“中共也听从人民的声音”;如果有人强调美国的独特性或基督精神的唯一真理性,全球主义者就指责对方是“种族主义者”、“其他宗教或无神论也是正当信仰,与基督教有同等地位”。

图2. 上左图布隆伯格在2019年9月接受PBS访谈;上右图布隆伯格保持与中国最高层的亲密友谊。他的公司Bloomberg一直希望大举进入中国的金融服务市场。在上述访谈中他强调,“习近平不是独裁者”。在主持人告诉他中国不是民主国家后,他再强调,“中国共产党听取民意”。他的公司属于金融信息服务业,在中国一直是敏感行业。因为他与中国政府格外友好,所以他的公司在中国一直可以正常经营。

回顾历史,全球主义已经盛行了几十年,并曾为美国带来巨大的成功与财富,也为世界上的很多国家和人民带来利益与发展。比如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施行马歇尔计划,帮助欧洲恢复经济与社会,也让美国得到市场;韩战后美国巨额援助日本、韩国和台湾等亚洲各地,为它们带来资本和技术,帮助它们从极贫极弱中迅速富裕起来,同时也扩展了美国在亚洲的影响;美国帮助沙特阿拉伯等中东国家发展石油工业,让它们从中世纪一跃进入现代、成为世界上最富裕的地区之一,美国也得到廉价可靠的战略能源。类似成功的例子还有很多,不胜枚举。

全球主义的实践并非一帆风顺,也曾经历过巨大失败。比如在1960、70年代,美国把伊朗视为最亲密的盟友之一,两国在政治、军事、经济、文化、教育等诸多方面全面紧密交流。在美国的保护和帮助下,巴列维国王主导了旨在去伊斯兰传统的“白色革命”,让古老的波斯王国迅速现代化。但是伊斯兰势力反扑,在1979年发动革命,推翻国王,实行伊斯兰法,一下子抹掉了几十年来的现代化成果。革命后的伊朗视美国为最大敌人,把手里积攒的美元和美国造武器用于和美国为敌,在世界各地攻击美国人和美国利益。

全球主义的最大失败发生在中国。自从1972年尼克松访华,美国对中国的根本战略就是,利用全球化把中国从斯大林主义陷阱中拉出来,让中国理解和接受自由民主的思想和制度,创造机会让中国从落后的农业国快速进入现代化国际大家庭,同时也让美国从中国的进步中受益。从1972年到2016年,这个大战略在实践中磕磕绊绊,比如曾在1989年64事件中遭遇挫折,但是美国一直没有放弃。

可惜的是,自从2013年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国政治快速回归毛泽东路线,让中国老百姓惊讶、也出乎美国的意料。尤其是2018年习近平通过修宪变成终身领导人以后,对美国的敌意在中国政治中上升到主流地位,在军事、情报、外交等诸多领域挑战美国利益。在经济领域,中国利用举国体制压迫美国企业转移技术、对美国企业开展间谍活动,让美国社会对全球主义强烈怀疑。川普总统在2016年的当选就是选民对全球主义的一次否定。

C. 美国左右两派的对垒

自二战以来,全球主义已连续为美国服务了七十多年,现在它的“产出”降低、“成本”增加,二者基本相抵,所以美国在反思、酝酿改弦更张。以川普总统为代表的保守派倾向于抛弃它,而以拜登为代表的左派倾向于大幅修正它。变革的核心是经济政策,两派都试图修改法律,让跨国公司觉得把工作岗位移出美国无利可图、或至少没有以前划算。对全球主义的取舍,就是这次美国总统选举的主线和关键点。

全球主义在美国根深蒂固,改革必然造成急剧的利益重新分配,波及整个美国精英阶层,所以近年来美国内部纷争激化,国家处于70多年来未有之大变局。川普2016年上台, 试图用“美国优先”路线代替全球主义。在经济上,他与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欧盟、日本等公开对峙,影响众多美国跨国公司的利益;在外交上,他把中国看作美国最主要的竞争对手,替代俄罗斯,推动美国的军界、外交界、情报界、学术界、和新闻媒体界等的大换血,用熟悉中国的人代替熟悉俄罗斯的人,造成既得利益的官员、学者、社会意见领袖等群起对抗变革、反川普。这些人构成的非正式网络就是川普派经常诟病的Deep State。

“全球主义过时了”已经是美国社会的共识,两大政党都要改革。川普总统作为政治局外人当权,没有与旧势力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施政大刀阔斧。他的中坚支持者群体是那些坚信耶稣精神和自由民主价值的保守主义者。在野的拜登支持渐进式改革,希望以此拉拢社会各阶层里对川普不满的人。拜登的核心支持力量是东西海岸的跨国大企业、它们的雇员、供应商和其他利益相关者。

美国的民主制度历史悠久、机制完善,深入社会的每个角落,左右两派都很强,力量差距很小,不存在一方占绝对优势的情况,所以任何一方要取得执政权就必须在每次选举中都竭尽全力,团结每一份可以团结的政治力量。在跨国公司相关人群之外,民主党还联合了少数民族尤其黑人、非法移民、环保主义者尤其强调气候变化的人、大学校园里极端反对种族歧视的知识分子、以及留恋社会主义的来自东欧和中国等地的新移民。川普的支持者分布在广大的中部和南部,包括恪守基督信仰的教徒、个体和中小商人、中下层白人劳工、农民、和从古巴、委内瑞拉、东欧或中国逃亡到美国的反社会主义者们。

D. 常见的误解

这次大选举涉及美国国家战略的根本变化,竞争异常激烈。两大阵营都发表过很多出格言论,各种极端政治势力也走上前台,让老百姓为选举的后果担心,在华人圈里催生出很多误解。

1.      “共和党代表资本家、民主党代表穷人”

大多数华人相信政治的本质就是阶级斗争。不但中国大陆来的移民如此,港台来的移民也类似,大概因为国民党也是列宁式政党、与共产党一样,台湾的传统教育和文化也受到苏联模式的潜移默化, 而香港文化受到大陆与台湾的双重影响。所以很多华人以为,美国政治的本质就是穷人与富人的斗争,共和党代表资本家、民主党代表穷人。

美国政治从来不符合这套马列主义的经典论述,这次总统选举就是明显的例子。在美国的超级富豪中,一大半人支持民主党的拜登,一小半人支持共和党的川普。那些中国人耳熟能详的、在华尔街和硅谷的美国的大财团、大资本家们,都支持拜登。在最穷的美国人里,不工作靠社会福利生活的人倾向拜登,工作或努力找工作的无产阶级倾向川普。作为资产阶级的中小企业主、与作为小资产阶级或无产阶级的打工白领,则经常混同在一起;如果居住在东西海岸、业务依赖跨国公司,他们就偏向拜登;如果居住在广大的内陆,与跨国公司没有关联,他们就偏向川普。这样的政治地图,让马克思主义阶级斗争论的信徒们抓狂。

2.      “美国选举乱象说明民主制度低效率”

民主制度尊重每个人的意见,所以经常让人觉得效率低。而独裁制度是一人一党说的算,所以一般人觉得它效率高,比民主制度更适合处理紧急的社会大变革。但是具体看美国应对中国的挑战,却发现民主体制并不比独裁体制效率低。习近平在2013年上台后,就开始各方协调,准备挑战美国。美国内部马上就有人看清了中国的意图。川普2016年上台后开始抛弃全球主义。习近平2018年修宪,变成终身领袖,强调中国独裁制度的优越性,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美国不久就跟进,开打中美贸易战。

记得习近平刚执政时期,很多他的支持者感到振奋,看到习在国内反腐、打压异己,在国外搞一带一路、压制港台、出击南海等,就觉得领袖给中国带来新希望;再看美国受跨国公司操控、离不开中国市场,就以为中国打败美国指日可待。这些人没有想到,美国迅速改变国策,不理会跨国公司的政治游说,精确反击中国挑战,比如制裁华为、中兴等公司、着手建立亚洲版北约等。民主体制表面上吵吵嚷嚷,混乱不堪,但是运作起来远不像独裁制度支持者们以为的那么软弱可欺。

图3. 中国领导人与美国商业和战略学术界领袖们在一起。中国的当权派认为,西方民主都是虚伪的,真正的主人是幕后大资本家和他们的代理人,于是自以为找到了美国制度的死穴,多年来采用“以商逼政”的对美高层战略,就是花大价钱与一批美国商界和学术界高层交朋友,希望他们组成一张隐性关系网,在美国推动中国利益。但是川普上台后,这个亲中网络对美国政治的影响力大降,可以说一夕崩溃,让中国的计划落空。

近年来,中国经济发展迅速,社会主流开始鄙视美国的民主制度,希望中国赶超、打败美国。在中国最贫弱的1970、80年代,美国向中国输血资金和技术,现在的很多中国人故意遗忘,或觉得美国傻、民主制度短视,竟然帮助潜在的敌人,让中国坐大。他们不但不感谢美国,反而觉得美国幼稚可欺。他们不理解美国人民信奉的基督精神。中国智慧强调“斩草除根”、“宜将剩勇追穷寇”,就是在有机会时一定要除掉敌人、即使他没有主动攻击自己;同时鄙视给对手活命的机会,贬低那种行为是“沽名学霸王”。但是在基督教文明里,强者在没有被攻击的情况下欺负弱者,是不道德的行为。当年中国弱,美国没有趁机歼灭中国、还帮助中国;现在中国强大了、主动挑战美国了,美国才迅速反击。在世界绝大多数人眼里,美国体现了对他国公平、不恃强欺弱的原则。

3.      “拜登当选,美国就要变成社会主义”

政争激烈的时候,每派内部最极端的分子就成了有用的斗士,引人注目。当前美国政治对抗激烈,原本处于社会边缘的激进成分就脱颖而出,比如Sanders、AOC等社会主义者们。拜登的副总统人选Harris也是极端左派,在关键政策上与社会主义者一致。

如果拜登当选,美国确实有可能走上社会主义道路,比如推行天价的Green New Deal、全民健保等项目,使得税率上升、经济降速。美国因此会少了它独特的光辉与魅力,世界也会失去最明亮的希望灯塔,那将是非常不幸的事。但是我们要理性地看清这个可能性有多大、以及美国的社会主义将是什么样子。首先,拜登支持者的主流是在川普治下利益受损的全球主义者们,主要是集中在东西两岸的跨国公司利益相关者们。这些人是资本主义制度的受益者,本质上不是社会主义者。拜登与Harris都声称自己不是社会主义者。无论他们是否诚实,他们这么说就代表他们忌惮主流支持者们的观念。在没有掌权时,拜登阵营与社会主义者同盟,只是同床异梦;掌权以后,同盟内部的矛盾会自然浮现。

如果拜登当选,论功行赏,社会主义者们可能在新政府中分得一些权力,对未来政策有影响力,但是他们的影响力将有限。所有保守派民众,包括川普的支持者,都应该与左派中反对社会主义的力量联合,努力阻止美国滑向社会主义。抵御社会主义的根本希望永远在于反对者们的不懈努力,无论谁执政。

即使拜登政府实施社会主义政策,最可能的情况是美国变成现在的德国、法国、北欧各国那样的高福利社会主义,而不是中国、古巴式的社会主义。高福利社会主义也不好,罚勤奖懒、经济发展降速、社会堕落,但与斯大林式独裁专制社会主义还有本质区别。

4.      “美国发生文化大革命了”

一些人经历过中国的文化大革命,看到美国有人上街游行、或抗议活动中有暴力行为,就觉得是文革重演,其实不然。他们的误解在于没有看懂中国文化大革命。社会巨变时期经常会出现街头抗议,抗议多了就会有暴力行为,比如美国的独立运动、中国的辛亥革命等。文革是坏的,关键不是它有上街游行或打砸抢,而是它主张剥夺人的基本权利、摧毁法制、反科学等。美国独立运动和辛亥革命也诉诸于抗议和暴力,但是主张给予人基本权利、建立公平法制、推崇理性和科学等,所以是好的、进步的。

美国出现了“黑人命贵”BLM、ANTIFA等的街头抗议和打砸抢。极端右派组织如KKK等过去也曾有大规模街头暴力。但是这些过激行为远没有动摇美国的法制、人权等社会根基,所以并不构成中国式文革。除了注意人身安全之外,一般人无需害怕。还有人说,“美国就要内战了” 或“美国需要一场内战”,更是没有看懂美国的大局。

5.      “拜登腐败、将被中国或乌克兰控制”

对拜登腐败的指控甚嚣尘上。拜登的儿子与中国和乌克兰的权贵企业有商业往来,被猜测是这两个国家试图输送利益给拜登家族,为了影响拜登的政治决策。目前最强有力的证据有二,一是拜登儿子把电脑遗忘在计算机修理店,电脑中发现了很多Email和照片;二是拜登儿子的前生意伙伴Bobulinski站出来指证拜登家族。事件还在发展中,远没有定论。

根据已有证据和背景信息,我们可以重构事件的来龙去脉。拜登出身于中产阶级家庭,父母没有留给他什么财产。他在法学院毕业后不久当选公职,搞了一辈子政治,直到2016年以74岁高龄卸任副总统。美国的政治家收入不高、没有外快。拜登夫妇2016年的总收入不到40万美元,与一对普通中年程序员夫妇的收入差不多。卸任副总统时,拜登不确定自己以后是否还有政治机会,于是想多赚钱,而他赚钱的唯一资本就是从政几十年积累下来的人脉资源。他自己出面赚钱不方便,就让儿子做自己的白手套。为了避嫌,他不允许自己的名字出现在任何正式商业文件中,以避免触犯法规。

在拜登担任副总统期间,他儿子和兄弟利用他的地位在利益相关国赚钱,在道义上涉嫌腐败。中国很可能成为美国最大的竞争对手,拜登家族却与中国有说不清的往来,很多选民因此对拜登多了一份怀疑,是完全正当的,媒体和相关政府部门也应该调查。但是总统儿子和兄弟也需要养家糊口,也有权利赚钱。在法律上,他们都是成年人,独立于拜登,互不相干。他们与乌克兰和中国做生意时,这两个国家还都不是美国的敌人。拜登家族很小心,拜登本人在法律上很可能无罪。美国防范公职人员贪腐的法规非常全面且严格,如果拜登没有犯法,按华人心理标准,他的底线其实已经很高,远不算坏人。Bobulinski说,拜登声称自己“从未与儿子讨论商业活动”不完全诚实、拜登其实了解儿子的商业活动。这也许是到目前为止所有公开的信息中对拜登最不利的一点。即使它是真的,拜登也只算有道义缺憾,程度还不算严重,更不算犯法。常人都有不足,即使拜登有缺点,即使不如川普,也还算是很好的常人,还有资格竞选总统。

有些人担忧拜登当选后会被中国或乌克兰等国勒索或操纵,可能是过虑了。即使所有的指控都是真实的,拜登也与这些国家的关系也非常有限。又因为美国选民已有怀疑,拜登以后更有动力避嫌。未来他对付这些国家时,更可能是与之处处划清界限,而不是给予额外好处。

过去几年,美国社会也曾担心川普腐败、被俄罗斯控制。国会正式调查过,却没有发现出任何不利于川普的证据。自上任以来,川普的个人财富大幅缩水、美国对俄罗斯的制裁也基本没有改变,于是美国选民对他的怀疑就逐渐消失了。

6.      “拜登将对中国怀柔”

川普的对华政策比较强硬。目前,中美的贸易战、对特定公司的制裁、在南海和台湾海峡的对峙等都还在进行,中国感到巨大压力。拜登曾讲过,如果当选,他需要中国协助解决全球气候变化等问题。也就是说,拜登计划与中国更多合作,所以很多华人觉得,拜登比川普对中国更友善。其实不然,拜登的中国政策很可能只是川普政策的微调,总体强度将与川普的差不多,有些方面可能更强硬。

川普大幅扭转了奥巴马的对华政策,指出与美国为敌是中国党国的基本方针,这点已逐渐被美国两党共同接受。比如民主党内部的政策研究者承认,川普对中国的指责是正确的。民主党的两大领袖Pelosi和Schumer甚至批评川普对中国还太软弱、需要更强硬。

到目前为止,川普主要在双边贸易领域里对抗中国。拜登还没有公布中国政策的细节,但是民主党的大方向是扩大对抗中国的战场,从专注双边贸易扩大到包括国际间贸易、技术管控、人权、军控、气候等所有领域,并拉拢美国在全球的盟友们形成“统一战线”,共同协调打压中国。拜登治下的美国也许会在双边贸易领域软化一点,比如降低或取消川普设置的关税,但是很可能在大家目前不注意的很多领域里挑起新战火。

E. 公民对待选举的应有态度

1.      激烈竞选是民主的正常现象

很多华人受不了美国大选中的激烈纷争,觉得美国怎么这么乱、是不是要完蛋了?如果看清美国正在面临的国家战略大转变、以及相应的美国社会大讨论,就会理解政治纷争是必要的,就不会对美国政治有隔膜感和恐惧感了。所以我写这篇文章帮助大家看清美国政治背后的驱动力。这有点像外人看情侣争吵,如果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吵,就容易误解,以为他们的关系要崩了。如果了解到他们争论是为了规划共同未来,就能理解争论的必要、他们不会分手。

目前,川普和拜登两个阵营之间的竞争进入白热化,双方言辞尖锐,支持者们也情绪激动。在这样的时期,人们尤其不该忘记,美国两党之间的关系更像两个球队之间的竞争,而不像毛泽东与刘少奇集团之间、或国民党与共产党之间的那种你死我话的斗争。只要民主党和共和党都在法制的框架内、靠言语而不是杀戮来拉拢群众、吸引选票,民主制度的大框架就还完好,输的一方就不是衡输、赢得一方也不是衡赢,双方未来都还有希望重获权力,选民们也就不应该放弃对民主制度的信心。

2.      在民主制度下,输的一方也有希望和未来

有选举就有输赢。如果自己支持的候选人输了,心里肯定很难过。大选比体育比赛更严肃。比如水门事件造成共和党在1976年大选中败北,民主党卡特当选总统。他心怀1970年代左派的幼稚想法,对世界局势认识肤浅,结果让霍梅尼在伊朗上台,赶走了美国的盟友巴列维国王,从此几十年让美国遭受伊朗的各种攻击,也让几代伊朗人民受到独裁体制的压制,失去自由。

但是美国并没有从此走向衰落。美国选民在四年后选出了里根总统。里根曾被认为极端保守,当选几率极低。但是卡特的四年让美国选民看清左派的荒谬,于是给了里根新机会。里根重振美国雄风,让保守思想重返美国社会,使得美国经济腾飞、打败苏联。民主制度有强大的自我修复能力,手握选票的公民要永不言败。

3.      公民应该积极投入选举,捐钱、做自愿者等

球赛前,赌球者会努力估算谁输谁赢,但是参赛的球员们不应该那样,而应该做好能做的事,增加自己球队获胜的几率。球员们盘算谁输谁赢没有用,而应该坚信自己的球队必胜,因为信念可以鼓舞自己更好地准备。选民是选举中的“队员”,而不是“赌球者”,所以不需要惦记谁输谁赢,而应该努力为自己支持的候选人和党派多做事,比如捐钱、做自愿者、直至自己挺身出来作为候选人参加各级政府的选举。以前华人相对很少捐款。捐钱是表达政见的一个重要方式。候选人都需要钱,华人收入较高,应该多捐。另外,很多人与孩子和家人都很少讨论政治,造成我们的第二代不理解我们,反而去支持伤害我们利益的政见和候选人。把我们的经历和想法告诉孩子们,并听取他们的意见,既能帮助我们支持的候选人,也可以增进亲子的理解,应该多做。

图4. 上左,大陆移民自发聚集在这次大选的关键摇摆州之一的宾州,在路边为川普造势助选。上右、下右,华人自愿者挨家挨户扫街、催票。下左,美籍华人捐款制作的竞选广告牌“我们曾逃离社会主义”,照片在社交网站上广泛流传,影响范围远超过华人圈。华裔移民在这次大选中表现出前所未有的热情,全美各地涌现出众多华人自发助选组织。大家捐钱、做自愿者,表现出负责任公民的高素质。

2020年10月26日

电邮:[email protected] 博客:https://www.lyz.com

注释

Noah Manskar at New York Post, 2020/10/14, Twitter, Facebook censor Post over Hunter Biden exposé, https://nypost.com/2020/10/14/facebook-twitter-block-the-post-from-posting/

Statista, Leading countries based on number of Twitter users as of July 2020,  https://www.statista.com/statistics/242606/number-of-active-twitter-users-in-selected-countries/

Statista, Leading countries based on Facebook audience size as of July 2020, https://www.statista.com/statistics/268136/top-15-countries-based-on-number-of-facebook-users/

Brandwatch, Twitter user statistics, https://www.brandwatch.com/blog/twitter-stats-and-statistics/#:~:text=Twitter%20user%20statistics&text=A%20total%20of%201.3%20billion,of%20Americans%20are%20on%20Twitter.

Reuters, 2019/03/21, Tesla sues former employees for allegedly stealing data, Autopilot source code,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tesla-lawsuit/tesla-sues-former-employees-for-allegedly-stealing-data-autopilot-source-code-idUSKCN1R21P9

BRAD ANDERSON at Carscoops, 2020/4/29, Tesla Ramps Up Accusations That China’s Xpeng Is Using Its Autopilot Source Code, https://www.carscoops.com/2020/04/tesla-ramps-up-accusations-that-xpeng-is-using-its-autopilot-source-code/

ANTHONY CHIANG at Miami Herald, 2020/8/01, Heat takes knee during anthem, except Leonard. And Butler plays with last name on jersey, https://www.miamiherald.com/sports/nba/miami-heat/article244641187.html

Laine Higgins at Wall Street Journal, 2019/10/21, NBA Arenas Prepare for Hong Kong Protests, https://www.wsj.com/articles/nba-arenas-prepare-for-hong-kong-protests-11571666091

Wendy Wu at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2019/9/30, Xi Jinping ‘no dictator’, American businessman Michael Bloomberg says, https://www.scmp.com/news/china/diplomacy/article/3030970/xi-jinping-no-dictator-american-businessman-michael-bloomberg

Biden and Harris, The Biden-Harris Plan to Fight for Workers by Delivering on Buy America and Make It in America, https://joebiden.com/wp-content/uploads/2020/09/Buy-America-fact-sheet.pdf

人民日报人民论坛,集中力量办大事—坚定我们的制度自信,2019/12/27,http://opinion.people.com.cn/n1/2019/1227/c1003-31524839.html

Fox News, Tony Bobulinski held presser claiming Joe Biden knew about Hunter’s business deals, 2020/10/22, https://youtu.be/aiiSq7toqlQ

Devon Link at USA TODAY, Fact check: Tax returns show Biden amassed wealth since 2017 through speeches and books, https://www.usatoday.com/story/news/factcheck/2020/10/21/fact-check-biden-amassed-wealth-through-speaking-and-book-profits/5981003002/

HADAS THEIR at Jacobin, Bernie Sanders Lost, But He Advanced the Class Struggle, 2020/06/09, https://jacobinmag.com/2020/06/bernie-sanders-campaign-2020-presidential-election-biden-trump

Jacob M. Schlesinger at Wall Street Journal, 2020/9/10, What’s Biden’s New China Policy? It Looks a Lot Like Trump’s, https://www.wsj.com/articles/whats-bidens-china-policy-it-looks-a-lot-like-trumps-11599759286

CNBC, 2019/12/13, Chuck Schumer, one of Trump’s biggest Democratic cheerleaders on China, says president ‘sold out’ in phase one deal, https://www.cnbc.com/2019/12/13/chuck-schumer-says-trump-caved-with-phase-one-china-trade-deal.html

Bloomberg, 2019/11/2, Nancy Pelosi wants US to be tougher on China than Donald Trump by aligning with EU to pressure Beijing on trade, https://www.scmp.com/news/china/article/3036017/nancy-pelosi-wants-us-be-tougher-china-donald-trump-aligning-eu-pressure

本文的主要网上地址,包括读者讨论: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57482/202010/33853.html

https://blog.creaders.net/u/13147/202010/387520.html

http://my.cnd.org/modules/newbb/viewtopic.php?viewmode=flat&order=1&topic_id=100099&forum=2

https://bbs.wenxuecity.com/rdzn/4594748.html

https://bbs.wenxuecity.com/currentevent/2323010.html

3 Comments

Ting 2020年10月27日 Reply

基本上是主观与想像,先有结论再加以一些实事做辅料,但大多看不出有什么因果关系。部分内容唐突而匪夷所思:
“当年中国弱,美国没有趁机歼灭中国、还帮助中国;现在中国强大了、主动挑战美国了,美国才迅速反击。“

美国"当年"还歼灭了什么国?趁什么机会?弱就要帮等到强了就要反击,这不是折腾自我矛盾?

抱歉了,得不到博主的谢谢和握手了。

骆远志 2020年10月27日 Reply

🙂

xx 2020年11月3日 Reply

说的是朝鲜战争吧?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