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谁写《对佛教的简单质疑》

拙文《对佛教的简单质疑》发布以后,读者反应热烈。熟悉的朋友私下联系我,一对一地对话。我在的微信群里,认识与不认识的群友们围绕文中的论点展开讨论。在网上论坛里,此文的阅读量在几天内达到数万,跟帖众多,并且多位网友发表了后续的争论文章。一篇探讨信仰的严肃文章获得这样的关注,让我意外;自己的文字对这么多人有触动,也让我欣慰。这些读者中有佛教徒也有非佛教徒,意见有批评也有支持。很多人态度诚恳、思想透彻,让我印象深刻。我的初衷就是与严肃对待信仰的人深入交流,所以非常欢迎真心的评论,无论是支持还是反对我的观点。在写作和讨论中,我追求有效的交流,希望读者真的受益,所以表达意见时直截了当,以求快速触及问题的核心,相对不在乎客套。这样的讨论有时难免激烈,但事后我一样视大家为好读者、好朋友。当然,我也希望读者们同样对我,不记我的仇。

目标读者

很多批评者以为,我质疑佛教就是攻击佛教、就是试图在佛教徒面前证伪佛教,其实不然。我尊重佛教,欣赏其中的智慧,只是没有信仰它。佛教有几千年的历史,曾有无数聪明人用毕生的心智打磨它,所以它早就理论完整,做到了自洽。一个思想体系达到“自洽”,就是基于它自己的假设,依据它自己认可的逻辑,它能自圆其说。我很清楚,没有人能在虔诚的佛教徒面前证伪佛教,因为后者总能在佛教内部找到足够多的理由来维护佛教。其实,世界上被广泛接受的思想信仰体系都做到了自洽,包括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伊斯兰教、甚至北朝鲜的主体思想等,无论你有多少反驳它们的证据,都不可能说服它们的忠实信徒。例如在清朝末年,西方势力来到中国,让世界看到了中国的全面落后,包括儒家传统思想的严重停滞与腐朽。证据如此鲜明和强烈、情况严重到直接威胁民族和社稷的存亡,但是当时的大儒们还是依据儒家的标准和理论,驳倒了国内所有主张思想改革的声音。后来,在船坚炮利的列强围剿下,清朝决定放弃儒家传统,但那是形势逼迫下不得已的行为,并不是出于思想醒悟。

我从不想说服在佛教信仰里实现自洽的人。简单地讲,自洽的人就是“想通了”的人。自洽的佛教徒从内心到行为都渗透着佛教的观念,在佛教里达到了人格的统一。这样的人极少,但都非常坚定,别人不太可能说动他们。不但自洽的佛教徒如此,自洽的基督徒、儒家信徒、马列主义者、“毛粉”们,等等,都很坚定。比如耶稣的门徒保罗对基督教忠贞不渝,主动放弃高官厚禄,宁愿被杀头;埋儿奉母的郭巨,崇尚儒家的忠孝,不觉得自己野蛮,反而觉得很光荣;方志敏坚信马列主义的“暴力革命”理论,组织农民暴动,亲自下令杀了自己的五叔方雨生,后来又绑架美国传教士达能夫妇,欲勒索两万元钱而不成,将达能夫妇砍头。旁人觉得他极端残忍,他却毫无愧疚,自感是出于对革命事业的忠诚。周恩来崇拜毛泽东,是自洽的毛粉。文革中,为了维护毛泽东夫妇的权威,需要杀自己的养女孙维世时,周顺畅地签了字。在好的信仰中自洽的人,就在好的事业中坚定;相反,在坏的信仰中自洽的人,就在坏的事业中坚定。佛教总体教人良善,所以我尊重那些自洽的佛教徒们。他们坚定,我也就不想浪费口舌了。

我也不想劝诫缺乏思考能力的人。绝大多数老百姓佛教徒,面对生老病死、婚丧嫁娶,希望事业成功、升官发财等,需要心灵寄托,所以皈依佛教。但是他们并没有深刻地思考过有关信仰的问题,因为没有那样的内心动力,也没有所需的思想能力。不仅佛教徒如此,其他宗教的信徒大多也类似,把心灵寄托在某个偶像上,并不深思。这个偶像可以是关公、妈祖、财神、玉皇大帝、自己的祖先、或毛泽东等。当然也有很多人这样信基督教。心灵寄托是人的正常需求,这样的佛教徒也无可厚非。我尊重他们,但不想与他们深入讨论,因为他们经常对自己的偶像有感情。自己不思考,他们就不习惯、甚至讨厌、仇恨思考的人,觉得后者对自己的信仰提出问题就是攻击自己的信仰。不渴求交流的人,别人不可能与他有效地讨论。

我写《对佛教的简单质疑》,是因为遇到过很多这样的朋友,他们从小在国内接受完整教育。中小学时非常勤奋,精通数理化,当然也接受了全套的无神论和中国式马列主义的灌输。然后他们进入名牌大学,有的还出国深造。在职场上,他们事业有成、学养渊深、内心非常理性、精通逻辑、具有强大的思考能力。但是到了成熟的年纪,他们开始渴求心灵归宿,却发现自己对信仰的了解近乎空白,就开始上下求索。他们接触到佛教,就像当年上学时对待功课那样认真研习,被其中奥妙的说理和为人处世的智慧吸引,于是自认是佛教徒。但是,也许因为他们对于信仰的思想积累太少,家庭中没有传统、朋友里也没有知音,所以很多人没有发现,佛教违反了他们已经懂得的道理,否定了他们的核心人格。这种情况有点像文革中的一些革命小将,不真懂革命是什么意思,被身边的革命气氛吸引,自以为拥护“打倒牛鬼蛇神”,后来却发现,自己和父母就是口号里的“牛鬼蛇神”。

真实的原则

佛教违背的第一个被现代社会广泛接受、同时也被朋友们广泛接受的道理就是“真实”的原则。《对佛教的简单质疑》中谈到,佛教的基本观念,比如“轮回”、“善恶因果”等,不符合真实的原则。以轮回为例,它的根本作用是帮助人面对死亡。标准的佛教徒认为,自己的灵魂不会因为死亡而毁灭,将投胎到婴儿或动植物身上。有了轮回,死亡就不那么可怕了。即使此生短暂,人也不会失去希望,看待世界的眼光也会变得长远,不再被死亡隔断。文章的批评者们也感到了轮回与真实的原则之间不易调和,于是引经据典、试图用艰深的佛教理论为轮回辩护,说什么现代科学有很多局限云云。问题是,这些人自己面对死亡的时候,真的会相信灵魂将死后重生吗?其实他们中的很多人不会,因为没有证据支持轮回存在,这既包括科学的实证、也包括严肃的心证。

现代科学里没有轮回的证据,所以轮回没有实证。更进一步,轮回也没有心证。即使佛教自己的理论也承认,人不能体验到轮回,因为“隔阴之迷”让人忘记前生,类似于民间传说中的“人投胎前都要喝孟婆汤”。即使佛教说得对,你的魂魄有前生,但这辈子的你完全忘记了前生的你,二者之间失去了所有联系,那就等同于前生的灵魂与今生的灵魂是两个不相关的灵魂,今生的你并没有继续前生的你,你前生的魂魄已经彻底消亡了。所以,死亡依然意味着你的魂魄将毁灭,这与没有轮回有什么区别?如果轮回对人有意义,就必须让人感觉到再生,就是让人觉得上辈子的自己重生了。只有这样,人才会觉得自己的生命可以跨越死亡,才会不惧死亡。否则,轮回对人解决死亡的问题就没有意义。

我的多数佛教徒朋友们受过良好的理工科教育,有的学到博士,又在科学技术领域里工作了几十年。他们在人生路上建功立业、养家糊口,都依靠对现代科技的掌握,并且在平时的言谈和思想中也一向注重证据和逻辑,所以他们在内心深处埋藏着难以磨灭的对真实原则的执着。如果要成为真正的佛教徒,他们就必须放弃这种根深蒂固的观念。但是他们没有意识到这个矛盾,没有看懂自己新获得的宗教违反自己早已接受的信念、自己嘴上的信仰悖逆了自己在生活里一贯坚守的原则。信仰应该是人的根本准则,贯穿他的所有想法与言行。在任何宗教、或任何信仰体系里,真正的信徒应该是自我统一的人。但是这些朋友却自相矛盾,在思想上一仆二主,还不自知。所以我要指出来,提醒和帮助他们。

在我指出佛教的这些问题后,有多个佛教徒朋友对我说,他们其实也不能相信佛教中那些明显不真实的地方,但还是被佛教的其他教义吸引,所以自认是佛教徒。但是,“轮回”与“善恶因果”等与真实不兼容的教义属于佛教的核心内容,不接受它们的人即使喜欢佛教,最多也只是佛教的倾慕者,不算是信徒。就像我是基督徒,不信佛教,但也尊重它,喜欢它的很多内容,比如追求真理、乐善好施、善待动物、注重饮食与养生,等等。

人人灵魂平等

《对佛教的简单质疑》一文中谈到我们民族面对的现代化问题、以及“人人灵魂平等”的基督教理念。对基督教陌生的中国人经常看不清的是,中国急需进步的很多方面都与国人缺乏人人灵魂平等的精神有关,比如一人一票普选、言论自由、男女平等、弱势群体的权利保护,包括儿童、特别是女婴以及未出生的成型胎儿的保护,等等。这些先进的制度从来不是自然而然产生的。在几千年的人类历史中、在基督教之外的其他文化圈内,人压迫人的制度是常态,人人平等的制度少近乎于无。上述这些中国人民向往、但还欠缺的制度,都是基督教文化圈在最近几百年里首创的先进文明成果,是那里的基督徒们依据“人人灵魂平等”的基督教精神,经过艰苦卓绝的奋斗,从无到有、从少变多,逐渐建立起来,然后再推广到世界各地的。审视相关的历史关键点,比如美国的建立、法国大革命、民主世界击退希特勒与斯大林的威胁等,就不难发现,这些制度的建立、维持与发展需要人们不断的牺牲和奋斗,否则即使已经取得的成果也会消失或退步。基督教为信徒们提供了这种牺牲与奋斗所需的精神力量,但是没有证据表明,世界上的其他主要信仰体系,包括佛教,有能力提供类似的精神力量。

人性有丑陋的一面。人都有天生的冲动去利用、甚至伤害同类。在这方面,东方人与西方人一样,佛教徒、儒生、和基督徒也一样。基督徒们能够压制自己人性里的丑陋,为人人平等的理念而抛头颅、撒热血,归根结底是因为信仰要求他们敬畏同类,就是无论对方多么孱弱、地位多么卑微,也要把他看作与自己一样,也是神的儿女,是神按神自己的模样造的。基督徒对他人的这种敬畏心,是各项现代人权制度产生和存在的根本原因。比如美国曾有奴隶制。但是从最开始,社会上很多最尊贵、在奴隶制中得利最多的人,包括华盛顿、亚当斯、麦迪逊等,就质疑和谴责这种人压迫人的制度。后来,美国人民通过内战,不惜流血而废除它。《对佛教的简单质疑》对比了佛教“众生平等”的教义与基督教“人人灵魂平等”的教义。这两者有本质不同,结果就是佛教社会没有产生一人一票普选、言论自由、男女平等、保护婴幼儿权益等观念和制度。不但如此,佛教社会还长期容忍,甚至纵容,一些残酷的人压迫人的现象,比如佛教密宗的明妃制度摧残女性,但佛教界的态度相对暧昧,远不像基督教社会对奴隶制和种族隔离制度那样坚决反对。

中华民族的现代化进程,从1840年算起,已经180年了,目前还在摸索之中。信仰是文明的基础,也是民族进步的基础。民族是由具体的个人组成的。如果一个个中国人,或中国人的主流,都选择佛教,中国社会的现代化就会误入歧途,可能爬出儒家和马列主义的酱缸,又落入佛教的泥潭。对于那些移民到美加等基督教文化圈的中国人,选择佛教很可能让他们缺失现代社会需要的一些关键精神特质,他们因此很容易在生机勃勃的社会中成为旁观者和永远的局外人。

没有熟读佛经,也有权批评佛教

有趣的是,很多朋友采用类似的角度批评《对佛教的简单质疑》,就是指责我不懂佛法。有的说,“你要先读完某某佛经才可以与我谈佛教”;有的说,“你懂三转法轮,三法印吗?懂人我执和法我执的区别吗?不懂就无权批评佛教”;有的说,“你必须先说明自己是谈大乘还是小乘佛教,否则就闭嘴”,等等。这就像在辛亥革命时,你对孙中山说,“你必须先学习《四书五经》,理解朱熹的‘思诚为修身之本,而明善又为思诚之本’的主张之后,才有权反对旧制度”。或在1990年东德人民反抗共产制度时,你对他们说,“你要先读完马克思的《资本论》、并正确理解列宁的‘无产阶级专政’主张后,才有权质疑共产主义思想”。或者你对那些憎恶北朝鲜制度的逃北者们说,“你必须首先读完‘主体思想’的重要著作《以人民大众为中心的我国式社会主义不可战胜》,深入理解‘先兵战略’后,才有权批评北朝鲜”。孙中山看清了旧传统已过时,所以推动辛亥革命。他虽然不精通《四书五经》,但比那些儒生更了解儒学的本质。当年东德街头的抗议者们也许没有读过《资本论》,但通过自己的生活,他们体验到马列主义的荒谬。他们比那些马列主义研究所里的专家们更懂得马列主义的实质。饥寒交迫的逃北者们,即使目不识丁,也比世上任何人都更懂得什么是“主体思想”。

在面对人生的重大抉择时,我认真地考察过佛教,看清了它漠视真实、无益于我们民族的发展等特点。任何人看到佛教的缺点之后,都有资格说出来,帮助众人,无论他是否精通佛经。信仰,是要人把它贯彻到生命中。所以理解某个信仰,在于懂得它怎样塑造人生与社会,而不是看谁背诵经书最流畅、或参加宗教知识考试得到最高分。与儒家类似,佛教没有把真实看作最高教义,所以与现代科学矛盾重重。佛教提倡“行善”等良好观念,比马列主义、北朝鲜的主体思想等更人道,但是佛教社会把人分成地位悬殊的等级,落后又残忍,因此社会停滞,不能保障弱势群体的权利,比如佛教盛行的西藏、不丹、甚至泰国等。那些回避我指出的严重问题、要求我先熟读佛经的说辞,本质是避重就轻,显得苍白不力、迂腐可笑。

信徒众多的各大思想信仰体系,包括基督教、佛教、儒家思想、马列主义、甚至朝鲜的主体思想等,都有艰深的理论、玄妙的逻辑、汗牛充栋的经书和文献。单独看,每一个都有一些道理、都能让很多普通人折服。但是在世界的大舞台上,它们之间竞争激烈。对于一个人或一个社会,通常只有一个信仰可以胜出,占据主导地位。而谁胜谁负,从来不是,也不应该是,看谁的理论最艰深、逻辑最玄妙、或追随者最博学,而应该看谁最真实,最能让个人幸福、实现自我,让社会最完善。在这种信仰体系之间的竞赛中,佛教的缺点就鲜明地暴露出来了。

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五日于美国家中

电邮:[email protected] 博客:https://www.lyz.com

相关网上讨论资料

本文在以下的文学城论坛里发布几天以后,阅读点击量超过17万,引来众多讨论:

https://bbs.wenxuecity.com/bbs/teatime/570344.html

其他网址与读者讨论:

https://bbs.wenxuecity.com/bbs/teatime/573303.html

关于《对佛教的简单质疑》的网上讨论,主要在文学城的“品茶小轩”等论坛、华夏网的读者评论区、禅世界等。相关的链接如下: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569000.html

http://my.cnd.org/modules/newbb/viewtopic.php?viewmode=flat&order=1&topic_id=99041&forum=2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569101.html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569148.html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569174.html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569231.html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569240.html

https://bbs.wenxuecity.com/teatime/569528.html

https://bbs.wenxuecity.com/rdzn/4277063.html

https://bbs.wenxuecity.com/ghost/189010.html

禅世界论坛 https://chanworld.org/community/development/%E4%BD%9B%E6%95%99%E4%BF%AE%E8%A1%8C%E4%BA%BAb%E4%B8%8E%E5%9F%BA%E7%9D%A3%E6%95%99%E6%9C%8B%E5%8F%8By%E7%9A%84%E5%AF%B9%E8%B0%88-1-2020-3-5/

8 Comments

老谌 2020年3月18日 Reply

轮回和善有善报不是佛陀核心教义所专注的。基督教里的灵魂是不可证伪的事物。所谓心证,就是玄学,非实证,对讲究理性的人来说,没有意义。纠缠于名相,在概念里打转,而不切实去觉知,佛陀说是戏论。供思考。

《老谌对骆远志兄《对佛教的简单质疑》一文的回答》

老谌

2020年3月16日

短链接: http://bit.ly/2ITHfeH

https://chanworld.org/community/development/《老谌对骆远兄《对佛教的简单质疑》一文的回答/

骆远志 2020年3月18日 Reply

心证不是玄学。国人从小被洗脑教育,程度严重,甚至不知道心证是什么。其实很简单,比如你对谁有爱情,如果你不说,没有人可以知道,所以不能实证。但你心里的爱情实实在在,你感到它存在,这就是你“心证”爱情存在。

峰 jun 2020年3月23日 Reply

你好,从本文中得知:“方志敏亲自下令杀了自己的五叔方雨生、绑架美国传教士达能夫妇,欲勒索两万元钱而不成,将达能夫妇砍头。周恩来崇拜毛泽东,文革中,为了维护毛泽东夫妇的权威,需要杀自己的养女孙维世时,周顺畅地签了字。”心中感到颇有疑惑,故搜索其资料,发现有所出入,遂怀疑作者有断章取义之嫌:五叔方高雨是反动派,方高雨有残杀红军的事实;未查到方志敏与绑架案有关记载,请作者附上得知出处;什么叫顺畅的签上字?周思来难道没想过就养女孙维世 在评论末将附上以上链接 1、http://paper.people.com.cn/hqrw/html/2012-01/06/content_996627.htm?div=-1 2、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5-11/09/c_128408448.htm 3、http://history.people.com.cn/GB/205396/14017199.html

骆远志 2020年3月23日 Reply

你好“峰jun”: 你的史料来源完全是新华社和人民日报,如果你故意如此,我不觉得你能发现真相。
1. 连方家国内后代方梅都承认方杀亲叔,但方女儿说“方高雨残杀红军”却没有任何史料支持,并且明显违反常识,一个大致和平时期的农村里的小地主,哪有什么能力“残杀红军”?
2. 关于达能夫妇,国外有史料。例如:
不屈不挠的史坦牧夫妇. 香港中国信徒布道会. [2014-10-21]
Yading Li. Elisabeth (Betty) Alden Scott Stam 1906 ~ 1934. Bi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Chinese Christianity.
Betty and John Stam Martyred. Christianity.com. 2010-04-28
达能夫妇被方手下部队,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红十军团第19师,所杀

Ting 2020年6月20日 Reply

有道理。真实与平等。神,对神的信仰,应该是会让人生命存在的世界和平而有生命力,而不是只去解决生命消失时和消失后的问题。

东方羿 2020年8月11日 Reply

批判佛教的往往是因为肤浅的自作聪明,特别是那些基督教徒,连基督教义其实也没有搞清楚,所以才会批判佛教。

东方羿 2020年8月11日 Reply

有权批评和批评的对错是两码事,如果一个人不在意对错,却热衷于批评刷存在感,这说明他、她对于真理的追逐是很不认真诚恳的,圣经约伯记11章告诉我们一个道理,既然我们不是那么智慧,那么我们就应该少说多听。所以,那种狗屁不通却喜欢胡乱发言的都是绝对的过失!这才是圣经教导你的事!恰恰与你的狗屁逻辑相反!

骆远志 2020年8月11日 Reply

任何人评说时当然假设自己是对的,但我也知道我可能错,所以永远欢迎严肃的批评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